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正文

与垃圾为邻

手机客户端字号:T | T 分享到
分享到
透明售房网 2019-11-05 来源: 透明售房网·质量第三方
[摘要] 上海4天的垃圾量,能堆出一幢420米高的金茂大厦;杭州3年的生活垃圾,能填满整个西湖。但杭州的生活垃圾处理能力还远远不足!

透明售房网 刘建朝 罗洁/文

2016年12月17日夜,长江上寒风刺骨,两艘大型货轮停在江心,船长关闭了定位设备和航行灯,指挥船员用浮吊将船上的近2000吨垃圾,全部卸入长江。

由于垃圾量大,他们从夜里9点忙到次日凌晨4点。

江面上垃圾滚滚,散发着刺鼻的味道,它们被冲上岸边、沉入江底或随波入海。事发地长江太仓段,是2000万上海人饮用水水源地。

垃圾从浙江嘉兴来,在江苏长江段抛江,影响下游上海市的水源!

上海貌似无辜,但就在半个月前,也就是2016年12月2日,上海1670吨垃圾偷倒江苏无锡案正式宣判结案。

震惊全国的跨省倾倒垃圾事件背后,是长三角城市群垃圾处理能力的严重不足

“垃圾是要处理的,但是不能一直在我们这里啊。”

2019年10月15日,田园牧歌的业主汪先生,驱车来到余杭区星火北路79号,这里曾是工厂,去年P2P密集爆雷时期,也曾作为余杭区网络借贷平台信访接待点。

今天上午这里将举行“镜子山循环利用中心选址听证会”,汪先生是抽空赶来旁听的业主。

一位市民在查看听证会入场细则及入场规定(摄影:罗洁)

8月7日,余杭区政府发布了一则项目规划论证公示《关于对余杭区镜子山资源循环利用中心地块选址论证报告进行公示的说明》,对地块信息进行了公示和说明。

规划地块位于杭州市余杭区崇贤街道沿山村东部镜子山区块,320国道东侧、宣杭铁路南侧,总用地面积为47229平方米。

镜子山资源循环利用中心地块

这个项目包括了类似天子岭分类减量综合体二期项目、天子岭厨余垃圾处理三期项目、天子岭餐厨垃圾处理三期项目和配套的沼气发电项目及污水处理项目。

根据国家住建部要求,垃圾分类试点城市在2020年底前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2000年杭州就被列为垃圾分类试点城市,在今年8月执行新的垃圾分类政策之后,加大厨余垃圾处理能力迫在眉睫。镜子山循环利用中心项目就是厨余垃圾处理项目,甫一公示就遭到周边居民的反对。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也是垃圾的第一生产力。

工业革命后,一个“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的时代拉开帷幕,垃圾数量和种类指数级增长。

恩格斯曾说:“一切最使我们厌恶和愤怒的东西,都是最近的产物,工业时代的产物。”

可以说越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垃圾产量也越多。

去过日本旅游的人,往往惊叹日本城市的整洁,但第一次去往往也会很不适应:因为找不到垃圾桶。

如果你带着零食在东京街头一家面馆吃饭,店员很可能会要求你把带进来的零食袋子给带走:店里不允许客人遗留任何外带的垃圾。东京垃圾处理都是满负荷运行,他们不想承担任何外来的一点点垃圾。

日本东京街头的垃圾通

上个世纪60年代,日本经济开始腾飞,一同起飞的还有垃圾。

日本环境省的数据显示,1960年,日本全国垃圾排放量730万吨,1970年增长到3000万吨,2000年增长到5400万吨,近些年回落至4300万吨。

从江户时代开始,东京的所有垃圾,都运往江东区梦之岛填埋,那里恶臭盈天、污水遍地,苍蝇成灾。

苦垃圾久矣的江东人一直在反对,日本政府承诺,填埋到1970年停止。

1965年夏,东京江东区南沙汀小学,学生拍打苍蝇。

图自《丑陋的日本人》

但随着垃圾产量的突飞猛进,填满自然不可能停止。1971年开始,日均5000辆垃圾车开进江东,江东人终于发出灵魂拷问:凭什么别的区不建垃圾厂,只有我们是永远的垃圾桶?

1967年夏,流经大阪市住宅区的千间川成为垃圾河

图自《丑陋的日本人》

经过4年被成为“垃圾战争”的艰苦抗议之后,在东京地方法院调解下,东京最终确立了“各区垃圾自己处理”的总原则

日本土地资源匮乏,垃圾填埋处理之路行不通,就开始推广垃圾焚烧,日本焚烧厂数量一度占全球的70%。

今天,东京23个区建有21座垃圾焚烧厂,不仅涩谷这样的繁华市区有,中央区的焚烧厂离日本皇宫更是只有3.5公里。没建厂那两个区,必须缴费给其他区帮助处理垃圾。

2019年初,韩国爆发了“史上最严重雾霾”,韩媒把矛头指向中国:全都是中国惹的祸——因为中国不再进口韩国垃圾,韩国只能点燃自己国内最大的垃圾场。

据媒体报道,这场大火在足足烧了120天后才被扑灭,韩国政府表示,今年计划从这座燃烧的山上清除2.1万吨垃圾,但剩下的14.9万吨将如何处理尚不清楚。

垃圾发电厂老板李元贞说,他希望在这个地方建一个焚烧厂,但是他承认,要把所有的垃圾都烧掉需要5年的时间

燃烧中的韩国义城郡垃圾场 图自CNN报道截图

2019年5月,宁波海关将掺杂了大量土壤的200吨“洋垃圾”退运回韩国。紧接着大连海关又将查获的688.32吨“洋垃圾”全部退运出境。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制造业起步,社会生产力不足,很多中小型企业为了降低原材料成本,低价进口洋垃圾,让工人挑拣出可用材料使用。

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从2000 年到 2011 年的 11 年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垃圾废品的交易额就从最初的 7.4 亿飙升至 115.4 亿美元。

2016年达到了峰值,中国消化了全球三分之二的废弃垃圾,其中从美国进口各类垃圾3000多万吨,耗费370亿美元。

2018年1月1日,中国正式践行禁止进口洋垃圾的政策。之前出口垃圾到中国的国家,现在终于遇到了棘手的难题。

数据来源:美国国家统计局

如今,美国的垃圾堆积成山,澳洲也面临环境和经济的双重危机,而之前40%塑料垃圾出口中国的欧盟,也不得不面对垃圾处理问题。

图自新浪微博截图

经济上,靠回收垃圾获得的收益,已经赶不上环境污染带来的损失,环境上,中国开始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新发展路子,空间上,中国已经没有地方安置这些外来垃圾。

40年高速发展,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成为垃圾生产大国。

上海4天的垃圾量,能堆出一幢420米高的金茂大厦;杭州3年的生活垃圾,能填满整个西湖。

上海做为敢于第一个执行严格垃圾分类政策的城市,除了日益严重的环境危机,更在于经过近3年的垃圾处理能力扩容,上海湿垃圾和干垃圾的日处置能力已基本能够匹配源头每天的产生量。

但杭州的生活垃圾处理能力还远远不足!

2012年11月,杭州市政府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生活垃圾处理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到2015年生活垃圾处理能力每天1万吨以上,其中要求焚烧处理能力要达到8500吨/天。

2013年,杭州市区日均垃圾处理量为8456吨,其中,4个垃圾焚烧厂的日均垃圾处理量为3529.21吨(设计日处理量为3050吨)。自2012年起,焚烧厂超负载处理能力已达极限。

2013年市区的垃圾增量基本上由天子岭填埋场完成处理。天子岭填埋场2007年规划设计容量可用24年,但按照2013年的日处理垃圾量估计只能再用5年。

2014年1月,《杭州市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杭州市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3~2015)的通知》,按市域东、西、南、北布局,加快推进九峰项目、建德梅城垃圾填埋场、临安城市垃圾填埋场等垃圾焚烧处理设施建设,提高垃圾处理能力。

图自杭州市环境卫生专业规划修编(2008~2020年)修改完善稿

据杭州市城管委2014年统计数据显示,过去几年来,杭州主城区生活垃圾每年增长量在10%上下,但杭州的垃圾处置能力 7 年来没有任何增长。

2014年一季度,杭州每天平均产生生活垃圾8400吨,其中在3月份,最高一天的生活垃圾达到9700吨。

《杭州市环境卫生专业规划修编(2008~2020年)修改完善稿》预测,到2020年杭州市区日均垃圾量为12000吨。

2015年市区生活垃圾清运量为365.47万吨,按照一年365天计算,杭州市区平均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超过10000吨。

2016年,杭州市区生活垃圾产生量378.78万吨,2017年全年市区生活垃圾清运量为400万吨,2018年全年市区生活垃圾清运量为420.46万吨。

目前杭州全市日均产生垃圾12000余吨,而且这个数量每年还在递增。

经济增长,产能富足,拉动内需,促进消费,加上不断增加的总人口,杭州垃圾的产生速度将越来越快。

现在杭州生活垃圾末端处理仍以“填埋为主、焚烧为辅”。目前全城垃圾焚烧处理能力约为7850吨/天,要实现杭州市原生垃圾零填埋的目标,焚烧处理能力仍存在近5000吨/天的巨大缺口。

据杭州市城管局固废中心数据,目前杭州主城区日清运处置生活垃圾近6000吨/日,其中易腐(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数量巨大。

生活垃圾末端处置现在大致有两个去处:经分类后的易腐(餐厨)垃圾约1500吨/日,全部运往天子岭填埋场及天子岭餐厨垃圾处置项目进行处置;其他垃圾则分别运往九峰焚烧厂、滨江焚烧厂焚烧处置。

天子岭垃圾填埋场(摄影:透明售房网 朱明)

天子岭第一填埋场,是南昌有色冶金设计研究院,于1987年设计的我国第一个城市垃圾卫生填埋场,设计服务年限13年,1991年开始投入使用,曾经杭州主城区所有的垃圾都在这里填埋,原本2004年就已期满,然而直到2006年年底才正式封场。

2007年开始启用的天子岭二期垃圾填埋场,总库容22万立方米,是一期容量的近3倍,设计能力是每天处置2600吨生活垃圾,服务年限是24.5年。

然而二期填埋场一直在超负荷运作,现在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处理9000吨垃圾,仅仅过了13年就用去70%的空间。按照这个速度,预计剩下的库容只够杭州用5年。

2017年和2018年两年时间,杭州产生的垃圾量,比1991年到2006年天子岭一期垃圾填埋场16年填埋垃圾的总和还多。

2018年全市共建成19座垃圾处置设施,其中有8个焚烧厂,3座垃圾填埋场以及8座餐厨垃圾处理场。

等到2020年底,杭州总的焚烧能力要超过一万两千吨。生物处理,也就是餐厨、厨余垃圾处理能够达到2650吨每天。

天子岭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地处杭州市北郊的青龙坞山谷,2003年二期填埋场开工建设时,方圆数公里均为偏僻郊区地段,人烟稀少。

如今,随着杭州城市骨架不断拉大,人口向千万级迈进,短短几年时间里,天子岭周边楼盘林立,入住居民越来越多。

尽管天子岭垃圾填埋已经运行多年,但查阅余杭政务网投诉项目,可以发现在2017年之前,居民针对天子岭填埋场臭气的投诉并不多。

实际上天子岭的恶臭源头,并不是垃圾填埋场,而是运行中的厨余垃圾和餐厨垃圾项目。

天子岭循环经济产业园正在施工中(摄影:刘建朝)

2014年5月,天子岭餐厨垃圾处理的中试项目启动,每天接收并处理5吨餐厨垃圾。

2016年1月,天子岭餐厨垃圾处理一期工程建成并投入使用,虽然设计处理能力为200吨/天,但当时每天收取餐厨垃圾仅25吨左右。

2016年 4月1日,《杭州市餐厨废弃物管理办法》开始实施,仅仅一周之后,天子岭餐厨垃圾一期处理工程收到的垃圾量,就从原先的不到30吨猛升到69吨。

2018年,天子岭餐厨垃圾一期处理工程平均日处理厨余垃圾190吨。

随着日处理餐厨垃圾猛增,天子岭周边的居民投诉量也迅速攀升。

如今,在它的不远处,餐厨垃圾二期项目正在建设中,预计今年年底就能投运,届时,两期项目日处理总量可达到450吨。

可以预见,天子岭周边居民关于臭气的投诉量,也必然会增多。

现在,镜子山循环利用中心选址天子岭,而且设计能力日处理餐厨垃圾800吨,规模是天子岭厨余垃圾处理项目的两倍。

此外镜子山循环利用中心还计划新建每日1500吨干垃圾中转压缩打包项目,加上餐厨、厨余项目的体量一共是每日量2300吨。

根据多位市民反馈,臭气最浓烈的时间多在半夜凌晨,周边居民多次去实地查实过,晚上天子岭垃圾填埋场是不作业的,且上面有膜布覆盖着,基本上不会产生这么浓烈的臭气。哪怕白天填埋场在作业时,一般情况下1.5公里以外就闻不到臭气了。

而厨余和餐厨垃圾项目的废气是用一排20米高的排气筒高空排放,喷出来的臭气扩散得更远,周边三、四公里的居民经常被臭醒。

天子岭周边居民区

市民投诉臭气

“如果只是垃圾填埋,填满之后,这里就会覆盖上土层,种上花木,变成生态公园,一切总有结束的时候,但是如果建成处理厂,那就永远没有停下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这里一直都是垃圾桶?

旭润和府的业主李女士,也去了听证会现场,自从她知道镜子山循环利用中心项目,离旭润和府不到1公里的距离之后,李女士就开始焦虑,她加入了一个“拒绝臭气”群组,和多个小区的业主一起,通过各种途径,向当地政府反映诉求,要求该项目重新选址。

“垃圾处理全杭州人都受益,就我们吃亏,凭什么就我们的房子没涨价,我们的损失谁来弥补,其他地区的房价涨了,能分一部分钱补偿给我们吗?”一位业主在群里这样说。

解铃还须系铃人,解决垃圾,还得从垃圾产生源头发力——减少垃圾,才是最好的解决垃圾的办法。

上世纪70年代起,日本大力推广垃圾焚烧,但当时因为对二恶英认识不足,曾付出巨大的代价。此后,日本政府实施更严格的垃圾焚烧排放规定,同时强力实施垃圾减量法规,《家电回收法》、《食品回收法》和《包装法》等法规先后在全国范围内实施。

数据来源:日本环境省

虽然日本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实行垃圾分类,但效果不佳,直到2000年开始大规模实施垃圾收费政策,垃圾减量化才有了明显效果。

从2000年到2008年,东京的垃圾年产量降低到了20年前的50%,日本全国的垃圾焚烧厂,也由6000多座减少到了目前的1400座。

日本人和垃圾的战争纠缠了上百年,各种办法都用过,但日本人最终发现,解决垃圾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从源头上减量。

杭州小区垃圾分类(摄影:刘建朝)

而在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已经注定了国民每日生产的垃圾总量将远超许多国家,垃圾分类是应对环境危机的必经之路,分类投放、分类处理,让金山银山得到“减负”。

在做好垃圾分类之后,更科学的垃圾减量措施,才是解决垃圾危机的根本,这绝不只是口号,而是需要每个人付出实际行动。

不知道怎么丢垃圾?分类指南奉上:《丢错了最高可罚5000元!再也不敢乱扔垃圾了...》

  • 扫一扫下载
    手机客户端
  • 微博关注
    我们
  • 微信关注
    我们
我要评论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登录 | 注册
意见反馈